河南息县创建任氏道坛始末

    中华任氏网 2012年5月30日 河南任恩国


        任启恩,家住息县八里岔乡张岗村小张洼队,生性正直,为人豪爽,始终关心族内之事。在参与了86年当地续修家谱后,他从长远的眼光着想,认为任氏是个大户族,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及影响,若让外姓道坛安排族人后事,岂不让人说三道四?所以,任姓没有一支自已的道坛,那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向族人解释的。
       于是,任启恩仗着自己身强力壮(四十多岁)东奔西走,与几位有识之事反复商量筹建道坛人选问题,最终熊湾的任恩武被确定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之所以选择任恩武,在于他是家传。父亲任重潘,饱读诗书,是个唱道的好苗子,还得到了老师的真传,但任重潘却一直与别人合伙组坛。他认为自成一坛,牵扯着许多复杂的社会关系,不愿抛头露面,甘愿低调做人。轮到任恩武,他也延续了父亲的作法,与其他姓氏组坛,和平共处。
        当任启恩等人请他筹建道坛时,任恩武也是热血沸腾,何尝自已不想独掌帅印,为氏族争光。但现实生活中,任恩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家里三个孩子上学,生活极其艰难。组坛就要买道具,可钱从何来?任启恩了解情况后,当即与几位掌门人商议,决定募捐。
        消息传出,得到响应。两路口任斗奎、任启恩、叶乡任时君每人60元,任岗任万恩、任全恩、任玉祥每人20元,合计240元,可这钱也不够哇?任恩武也豁出去了,把自已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,几百斤黄豆卖了300元,凑在一起,亲自到武汉花了四百多元,买了一套道具回来,看着崭新的道具,众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几位道友更是激动不已。
        在始祖任通兴竖碑仪式上,任启恩致辞讲话,大声宣布:“从今天起,任氏道坛正式成立了!”话音刚落,锣鼓暄天,鞭炮齐鸣,任恩武等人怀着崇敬的心情,为始祖虔诚地念经祈祷:保佑后人人丁兴旺,荣华富贵。
        才刚组坛,必须熟练才能工作,可任恩武的家境不好,无能力负担吃饭问题。又是任启恩,在关键的时候,毅然把他们请到自已家里进行演练。
其实,任启恩并不富裕,当时也只住了两间屋,一间休息,一间做饭。可他怎不能让他们在山洼里练吧!饭不是太好,填饱肚子不就行了吗?就是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,任恩武他们怀着一颗为氏族争光的心态,激情澎湃,一丝不苟地练习着,把家伙敲得很响,声音在山洼里回荡,传出很远、很远。
        话说与小张洼二里外有个村庄叫李洼,住有任启恩的亲戚,听见从小张洼传来的念经声,亲戚出门一看,象是在任启恩家。他就纳闷了:明明昨天还见着任启恩了,身体好好的,怎么说死就死了呢?怎么着也该来报丧啊?亲戚不放心,跑过去一看,任启恩正在给几个道士倒茶,他们唱的正热闹呢?亲戚有些想不通了,他任启恩就不怕忌讳?真是不可思议。
        由于没有经验,买的是比较低廉的道具,用了没多久,就出现了破损,敲打出来的声音,沉闷舒缓,嗡嗡作响,被外人讥讽为“敲破锅巴”极大地损害了道坛的声誉。
        任启恩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,语重心长地说:“恩武,丢堆呀!外人说咱是要饭的摊,在看咱的笑话,咱得争口气,说啥也得再买一套”。经与大家商议,二次捐款。前庄任浩渺,夏洼任玉贵、叶乡任时君每人100元,任启恩没有经济来源,他只是组织者,直接将军:“恩武啊,这咋办?再买不回来,姓任的可都骂你了。”任恩武也是一筹莫展。
        前庄的任浩渺得知情况后,在捐献100元后,又以私人名义借给了任恩武500元,说道:“今后有了就还,困难了就算我捐献的,咱姓任的不丢那个脸面。”就这样买道具的钱终于凑够了。
        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,任恩武这次到了周口,买了一套八百多元的道具,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呀!道具敲的清翠悦耳,美妙动听,光一个大铙就10来斤重,这真是鸟枪换炮哇!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在任启恩的直接参与下,历经氏族两次无私捐款,任氏道坛终于以崭新的精神面貌,开始了他们为氏族服务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、4、29号于家中



分享按钮>>湖北新州光山白雀宗亲潢川行
>>三国时期马氏五常 详细介绍